1. 中关村融+公共服务平台首页
  2. 行业动态
  3. 行业快讯

2020年光伏路向何方?

020年光伏路向何方?"

  在煎熬中继续前行,抑或放弃坚守转身离去,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
  临近岁末,孙荣岐年关难过。自去年光伏“531新政”实施后,这位户用光伏电站经销商的创业之路步履维艰。

  ”光伏前途是光明的,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。”孙荣岐无奈地说。这或许也是绝大多数光伏从业者的心声。

  但仅仅数天前,工信部发布的拟撤销光伏制造行业规范公告企业名单(第三批),折射出这个朝阳行业的现实困境。这份名单涉及36家光伏企业。

  孙荣岐的遭遇并非孤案,像他这样的坚守者不在少数。然而,随着平价上网临近,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正在主动或被动选择“放手”,谋求转型。

  不过,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时代背景下,光伏行业的发展正回归产业理性,它们的转型之路也必定坎坷。

 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认为,大浪淘沙下,只有优秀的企业会活下来。有利用价值的部分会被兼并,没有价值的就会被淘汰,每一个企业都会设计自己的退路。

  “转型过程中有人凤凰涅槃,有人浴火重生,即使死掉也是前进路上的一粒铺路石,这就是市场的魅力与残酷。”李俊峰说。

  坚守?放手?

  孙荣岐仍在等待着浴火重生的那一天。为此,这位年轻的创业者一边帮着父亲搞装修,一边在光伏事业上继续坚守。

  “我不想放弃这份事业,尽管它现在无利可图,但我仍旧会坚持。”孙荣岐说。他不断重复这句话,以展示自己创业的决心。

  他的信心来自于光伏行业未来的前景。尽管悲观情绪正萦绕着这个新兴产业,但产业链上下游的各项数据,又展示出另一番景象。

  来自中国光伏行业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-10月,多晶硅、硅片、电池片等光伏产品产量均实现大幅增长,出口总额更是达177.4亿美元,同比增长32.3%,创历史新高。

  每天,孙荣岐都会在朋友圈分享光伏行业的最新动态,以期从浩瀚的信息中等待光伏产业复苏的曙光。

  事实上,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感到困惑。

  2015年,从长春工程学院风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毕业后,孙荣岐进入中国华电集团(下称”华电集团“),被派往华电福州市海上风电项目。

  但这个新战场并未给他多少施展才华的机会。由于项目迟迟难以开展,这位年轻人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等待上。

  项目地附近的平潭海岛国家森林公园,以及与公园仅一街之隔的龙凤头海滨浴场,成为他的徘徊地。最多时,他能走上20多圈。

  最终,孙荣岐决定辞职回乡创业,杀入户用光伏市场。

  2017年7月,吉林省安农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”安农新能源“)注册成立。孙荣岐和他的团队很快拿下光伏巨头晶科能源的地区独家代理权。

  彼时,分布式光伏市场热潮汹涌。这种利用工商业屋顶和居民屋顶建设的小型太阳能发电站,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早已普及,中国发力较晚。

  2016年下半年,中国分布式光伏被重点扶持,一场屋顶狂欢由此展开。而大型地面电站由于扎堆出现,弃光频现,遭至遇冷。

  当年,通过地面电站出货的上游制造商纷纷调转船头,步调一致地杀入分布式市场,推出自己的户用系统品牌。

  此后一年,分布式光伏呈井喷态势,全国户用光伏装机超50万户,总量超2GW。

  孙荣岐也很快尝到甜头。半年内,安农新能源总安装容量近300KW,规模在5KW到25KW之间。那些并网电站的发电量数据,成为这位年轻创业者的财富来源。

  但去年5月31日,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《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》(发改能源〔2018〕823号),分布式光伏的狂欢戛然而止。

  政策一出,短短几个工作日内,光伏上市企业累计蒸发800多亿元市值。该年,新增装机量由上年的51GW骤降至43GW,整个行业哀鸿遍野。“‘531’之前行业不错,尤其是2017年,属于红利期,我所在的区域不是很好,但每个月的订单也在100万左右,更好的时候,一天就是一个200万的大订单。”杨文回忆称。

  之前,杨文一直从事光伏逆变器销售。但去年,他选择了离开。

  何去何从?

  孙荣岐选择继续坚守,但”投资不过山海关“的紧箍咒,让他的创业路更加艰难,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在打通人脉关系上。

  “讲关系的市场,你又不能改变,想做就必须服从。”孙荣岐说。

  如果说东北地区特殊的人情网是年轻创业者的梦魇,那么”531新政”则犹如惊涛骇浪,在他们立足未稳之时不期而至。

  “回头想想,当初太可笑了。我们做经销商的一开始都是找大公司做它们的代理,以为自己抱上大腿,其实抱的不过是一根稻草而已。”孙荣岐说。

  新政带来的伤痛迅速弥漫。在光伏寒冬下,他已有近一年没有接到过订单。迫于生活压力,平时只得与父亲一起做装修。

  “以前做光伏的人,要么转行彻底放弃,要么发展副业。不过,我现在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是主业什么是副业了。”孙荣岐无奈地说。

  在惊涛骇浪下,更多人选择放弃。多位业内从业者向「角马能源」透露,“531新政”后,光伏行业的从业人员流失近六成。时至今日,仍不断有人在陆续离开。

  不过,与孙荣岐相比,来自山东省济南的创业者高瞻日子好过许多。

  作为晶科能源山东省最大的代理商,高瞻创办的光福华夏新能源有限公司另辟蹊径,在另一个全新领域寻找到新的盈利点。

  通过加盟的方式,这位跨界者所创办的济南蹦乐华夏超级蹦床已在山东省内布局130余家连锁店。

  此外,他还向全国招商。有传闻称,高瞻试图在全国建立300个蹦床点,并以此进驻阿里体育。

  除了经销商,各大光伏企业也在在积极谋求自救。新政下,光伏巨头们率先打响硅片尺寸之争。

  过去一年内,阿特斯、天合、隆基、协鑫集成相继发布166mm大硅片。单晶巨头中环股份更是将这场尺寸“大”跃进推向高潮,发布“210mm”新品,刷新最大尺寸记录。

  与此同时,另有企业试图在新的技术领域实现突围。包括协鑫、通威、金风科技在内的数家企业都寄希望于通过攻克钙钛矿新技术,来颠覆现有晶硅独霸的光伏格局。

  不久前,协鑫纳米1241.16平方厘米大面积钙钛矿组件完成全球权威光伏组件商业认证机构TUV Rheinland的产品测试,效率达15.31%。

  不过,目前,“稳定性”和“毒性”是制约着钙钛矿发展的两大难题,也是其实现商业化前必须要翻越的大山。

  “风物长宜放眼量。当下肯定是困难的,但远景可期,眼下看不清的时候就踏实做事。”智汇光伏创始人王淑娟说。

  在吉林零下20度的黑夜里,孙荣岐仍在苦苦等待着那可期的远景。

  在煎熬中继续前行,抑或放弃坚守转身离去,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走到了十字路口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杨文为化名。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china-nengyuan.com/news/149964.html

本站声明: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sukaka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-cmi.com/2019/12/19/8698/

联系我们

1511018632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public@z-cmi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